[压榨机外卖] 外卖平台:AI压榨机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1
  • 来源:中国科学院系统生物学重点实验室

原题目:外卖平台:AI压榨机?

01

鲁迅说,时光就像海绵里的水,挤一挤总是有的。

没想到这句话,被外卖平台通过AI算法来实现了!

这两天,一篇《外卖骑手,困在体系里》刷屏到互联网的各个角落,掀起了普遍的讨论。

文章大意是,外卖平台为了缩短2分钟的配送时光,让外卖骑手奔命送餐,平台算法给出的配送路线不惜逆行,而外卖员为了在规定时光里完成体系分配的订单,闯红灯是家常便饭。

一旦遇到暴雨天,订单量暴涨,外卖员接单数量翻倍,却因为超时、差评被罚款,导致收入还没有平时多,还不能请假。与此同时,还有电梯轻视,商场轻视等现象存在。

看完之后,真是让人五味杂陈。

文章把外卖骑手的工作定义为“下载劳动”,每个骑手不是一个具体的人,而是一个受算法安排的工具人,是一个从平台高低载劳动的送餐机器,这个机器进入工作状况后,尚且不能顾及自身安全,何况交通法规。

展开全文

这一切,都是因为AI算法在优化配送时光,名义上是为了让顾客可以更快的拿到外卖。

实则不然!

02

这是一个很容易被道德绑架的问题,只有在极端气象的时候,才会发明平台算法的狡猾之处。

在暴雨的时候,外卖订单量会暴涨,平时最多分配骑手12单,但暴雨天会分配给骑手20多单,冒着大雨送餐,送餐数量又增添一倍,骑手难道不是应当获得更多吗?

但事实并非如此,下雨天平台给骑手更多订单,骑手送不过来,不能按点送到,反而要扣钱,对骑手来说,正常气象也才干送12单,现在恶劣气象,明知道确定送不过来,为何还要扣钱呢?

有人说,不扣钱,骑手更不会好好送餐了,会迟到更多时光。

问题是,扣的钱去哪里了?

平台用严苛的时光线作为扣钱的尺度,导致大多数骑手被扣钱,反而成绩了平台的盈利,这不是压榨吗?

我们要从成果来权衡动作的目标,不能从口号去权衡动作的目标,扣钱这个动作的成果是平台赚钱了,付出更多劳动和艰辛的骑手反而挣得不多,还不能在恶劣气象下请假,这是否公正呢?

你可能感到,请假会导致更多订单无法配送,花费者吃不到外卖,难道就好了吗?

03

那我们就从顾客的角度剖析,顾客对外卖的时光需求是无穷的,现在进步到28分钟,看起来是很了不起的成绩,但也有人想要15分钟就送到,靠人力可能吗?以前三十分钟送到,顾客也没看法,你不断极限紧缩配送时光,导致现在29分钟送到,都算迟到,这真的是在满足顾客需求吗?

为了这两分钟,一个骑手要闯多少红灯?逆行多少路段?超速行驶多久?这都是马路上的隐形杀手啊!

今天你在家点外卖,享受到了外卖的超快速配送,没有啥危险,明天你出门走在马路上,你的家人走在马路上,这风险难道还对你免疫?莫非你点过外卖,是平台的高等会员,算法就会让外卖骑手避开你?

张一鸣说,算法没有价值观,被批的一塌糊涂;现在,算法难道可以公然违背交通法?

顾客的需求当然要满足,但是,要合法的满足,同时也要依据平台的配送才能来满足。

算法给出的不合法配送路径,虽然进步了送餐速度,但必定会祸患无限。

因为算法把配送时光作为唯一指标不断优化,骑手就会在配送路径中不断舍命狂奔,比算法更提前,当平台算法不断发明骑手的配送速度可以更快的时候,就会对花费者提出更多的许诺——我这个平台的配送时光可以更短哦!

花费者因为你的配送时光短,而选择你,当你呈现状态做不到的时候,就会投诉,投诉的成果,永远都是骑手承担,平台不但没有受损,反而因为顾客的投诉,对骑手罚款而受益。

这一系列链条走下来,算法就会把交通违法形成体系化模型,强迫骑手做出更出格的事情。骑手导致交通事故的事情,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这种血肉含混的效力,真的是顾客想要的吗?

有位长期留学日本的学生,在日本点外卖一般要一两个小时才干送到,回国以后,发明点外卖半小时就可以送到,非常惊喜。

但其实,他也明白,日本对外卖配送有法律规定,不容许规定时光,一是因为交通安全,二是人身安全;我国对外卖行业没有相干的法律,所以,还能享受到这种高效配送。但他也很难说,这种高效配送,是否合理,是否须要限制,反正作为个体,是盼望越快越好。

不过,顾客的需求是可以管理的,而不是不惜体系性违法的去满足,如果顾客每次定外卖都是40分钟送到,那他自然会逐渐意识到该什么时候订餐,为什么非要让顾客意识到28分钟送到呢?

一切都是习惯!

04

不过,就算顾客是仁慈的,不去催单,但,如果平台的价值观不正,顾客的仁慈,也救不了平台的贪婪和某些骑手的赚钱需求。

一个骑手一次送12单,每单都能40分钟内达到,但优化骑手的配送速度,似乎是平台无法去除的心魔。

究竟,一个订单可以挣1块钱的话,一个骑手送12单,平台挣12块钱,送15单,平台挣15块钱,如果送20单,骑手送不完,还能罚款,总结下来,平台算法对骑手“过度分配单数”、“过度违法交通导航”、“过度罚款”,形成了一套“算法无情”的贪婪机制,这种AI算法,如何能仅靠顾客的仁慈来禁止?

怪不得有人说:我们还没有被AI统治,一帮人就已经被另一帮人的贪婪统治了。

平台不仁慈,谁仁慈都没用。

但平台仁慈,有时候骑手也不领情。

有些骑手本来做必胜客和肯德基的外卖,每单的送餐时光是比拟宽裕的,交通也比拟合规,但这样一来,送的总单数就少了,每个月拿的钱也就5000左右。所以,有的骑手,明知道美团的机制刻薄,但仍愿意转去美团,因为送的单数多,一个月算下来,还是能多赚钱。

所以,在平台算法压榨骑手的合作里,骑手也收益了,虽然付出了更多劳动,但相应的,还是可以赚到更多钱。

在这种算法机制里,很难把骑手看做完整无辜的被剥削被压榨的对象,就好像华为经常加班,但华为员工的收入远高于其他公司,你很难定义华为是一家剥削员工的公司。

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如果你受不了这份AI压榨,可以离职!

事实上,骑手也的确是个高流动行业,很多人做过骑手之后,深感胆怯,在那种强盛的体系压力下,手机不断的提示你做各种动作,一个人被算法完整安排,精力时刻紧绷,不到万不得已,不会有人去长期从事这种高风险职业。

在这个残暴但并不庞杂的博弈关系里,你同情谁,都解决不了基本问题;你谴义务何一方,也于事无补。

05

有时候,从办公楼上俯视楼下的十字路口,同时十几辆外卖骑手的电动车在闯红灯,我们也在想,先进技巧不是应当服务人类解放人类吗?互联网到底是在便利人,还是在压榨人?他到底解放了谁?服务了谁?

现在看来,他是在便利一批人的同时,压榨了另一批人,是靠压榨另一批人,来便利一批人。

谁拥有AI技巧,AI就服务谁,AI并没有服务全人类,只是服务了他的主人!

如果还意识不到这一点,任由平台算法安排各类工种——网约车、外卖员、资讯等等,那么算法对人的压榨,只会越来越深。

不过,就外卖平台来说,难道就不能更提高一点更人性化一点吗?

其实,调皮电商感到,目前外卖平台的AI算法应当是走偏了,不断强化每一个骑手的路线和配送时光,这就走向了发掘单个骑手最大价值的误区,而不是协同服务全部骑手队伍。

仅美团骑手就有300万,饿了么也有上百万,其他平台骑手也有几百万,这么宏大的配送队伍,难道不能树立协同网络?

举个小例子,送餐高峰时,一个电梯口前,挤了十几个骑手在等电梯,为什么不能让一两个骑手专职在一个楼里配送,而要让十几个人都要等十几分钟的电梯?

如果一个楼里集中配送,估量每个订单的义务,不好界定,但这也正是协同的价值,这才应当是AI算法的发展方向。既然是一个平台,就不应当让骑手单打独斗,发掘群体协同的价值,而不是压榨一个骑手的价值。

再进一步说,将来每个楼里都有一个或多个机器人负责配送,骑手不用进楼,那配送效力将进步的更多,不只是外卖,电商快递,也会大大受益,极大的节俭配送成本。

配图

这样看来,还是AI发展的不够好啊,如果AI发展更成熟,配送对人的依附下降一点,配送人员也不用那么辛劳了。(注:用AI分配订单优化路线和用AI机器人配送,是两种技巧路线,但也有关联。)

解放人、服务人,这才是AI真正的方向吧!

盼望,AI不要在压榨人的路线上走的太远了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

猜你喜欢

[刷新率还能] 高刷新率和5G成标配 下半年旗舰手机还能拼什么?

原题目:高刷新率和5G成标配下半年旗舰手机还能拼什么?如果说去年5G还是手机的竞争优势,那么今年宣布的大多数手机都标配5G。严厉来说,5G今年已经是手机必备功效之一。与此同时,

2020-09-21

[宁德慌了] 宁德时代四处出击,“电池一哥”慌了?

原题目:宁德时期四处出击,“电池一哥”慌了?文|金卫最近,宁德时期正加速对外扩大,签约、投资不断。9月15日,宁德时期的190亿A股产业链投资,首单落子在锂电装备龙头先导智能身

2020-09-21

快看 碧昂斯老公 大学生廉洁修身

原题目:快看|京东团体打算分拆京东健康于港交所上市图源:图虫创意记者|周伊雪编纂|19月21日晚,京东团体宣布公告称,打算分拆京东健康于香港结合交易所主板上市,对于具体分拆上市

2020-09-21

[淘宝找到了] 埋头干3年,淘宝找到了真正助农的路

原题目:埋头干3年,淘宝找到了真正助农的路这一个月来,全中国的农民都在忙着干什么?开淘宝直播!在全国各地,越来越多的农民们在下地干活时也拿起了手机这个“新农具”。数据显示,在丰

2020-09-21

[有心人] 做教育的有心人

原题目:做教导的有心人----教导专家张三平莅临我校讲学。做教导的有心人----教导专家张三平莅临我校讲学9月15日下午,教导部国培教导专家、湖南省特级教师、邵阳市教导科学研讨

2020-09-21